正在加载...
随机文章载入中 ... / Loading ...

大学合唱生活散记(6) 星火燎原之一二·九

3/13/2009 08:44:00 下午 发帖者 流水弦歌

  每年进入了十一月份,各个院系便开始发动人员,策划组织北大传统的“一二·九”合唱比赛排练。“一二·九”合唱比赛每年在大讲堂隆重举办,是涉及北大所有院系,且动员领导、教师与学生最多,影响最广泛的文化活动,全校一年中三大文化盛事之一(另外两个是每年五月份的十佳歌手决赛和新生入学后的文艺汇演)。后两者一是个人项目,另一个只代表刚入学的新生,自然无法代表北大各院系的综合实力,而“一二·九”合唱比赛的演唱主力大多是刚跨进校门的大一新生,指挥和组织则多由高年级同学或教工担任,不少院系师生同台高声歌唱,抒发爱国热情,这才是各个院系展现自己人力物力、组织才能和艺术水平的全方位大舞台。

  不过尽管“一二·九”合唱每年都搞得热热闹闹沸沸扬扬,然而细想起来,这其中也有不少不成文的规矩。

  第一,既然是为了纪念“一二·九”爱国运动,那么曲目范围上必然受到限制。每个院系只允许唱两首作品,其中至少一首应为爱国歌曲。实际上在90年代以前,一方面是时代限制,另一方面在人员方面也不具备唱艺术歌曲的条件,因此大多数院系的参赛曲目都以群众大合唱歌曲为主,包括齐唱,两声部的合唱等简单形式,多声部以及艺术的合唱曲目则非常少见。

  第二,评比优胜多以声音宏亮、服装阵势整齐划一为原则,艺术表现则相对次之。可想而知,那些人员众多、动辄可以抽调出将近上百人参与演唱的院系,自然在场面上要占据相当的优势。

  第三,非常强调注重领唱的优势。基于上述两条原因,这第三条也是可想而知了,一个出众的领唱就好比夺目的鲜花,而群众大合唱则只是陪衬的绿叶。观众多是抱着欣赏领唱的态度来评点演唱的水平,至于背景的合唱,只要声音宏亮便具说服力,至于说唱得准不准,艺术表现力如何,则似乎并不左右当时评委的打分高低和观众的欣赏口味。

  因此在92年以前,每年的比赛风格和结果都基本上差不多,听久了,除了记得当天大讲堂山呼海啸的热闹之外,其他的只觉得沉闷——总是那几个大系轮流坐庄,来来回回也都是那些唱旧了的歌。记得在90年,我们系那时第二首歌选唱了一首流行歌曲,曹俊鸿/钮大可/陈复明/梁弘志的《我们》,当时担任领唱的曹航正是校园十佳歌手的佼佼者,在这样的强力领唱带领下,我们系才最终进入了决赛——否则,通常像我们这样的中小系在“一二·九”决赛的舞台上是没有机会露面的。

  这种历史原因造就的千篇一律格局,在进入90年代之后开始发生了改变,特别是92那年更是出现了一些可喜的变化。由于合唱团刚刚在5月参加了《理想之歌》合唱比赛获得了一等奖,在校园内也开始有了一定的影响和知名度,不少对合唱感兴趣的同学在Lei和吴老师的艺术熏陶下,不仅仅对歌曲可以很好地把握和演绎,甚至对合唱指挥手法的理解和运用方面也有了长足的进步。这一年的比赛规则也开始注重艺术歌曲的表现,为了鼓励各院系的学生自己指挥,规定凡是学生指挥的都有一定的加分,这下我们学生合唱团的团员们,终于得到了八仙过海、各显身手的机会。

  平心而论,当时在团里,具有一定指挥才能、并且具备实战经验的只有三个。巧的是他们都出自男高声部:一个是现任团长,法律系的W,W在《理想之歌》比赛中作为指挥,显示了其稳定过人的一面,他也取代了前面提到的大家都对其不满的Yao,担任了合唱团的新团长;一个是力学系的Xu,就是前面提到本来要担任《理想之歌》的指挥,但是中途被换下的,我的高中同学;还有一个是城环系的XiaoHui,这是我们的大哥,合唱艺术的爱好者和积极实践者,城环系近年来的“一二·九”基本都由他指挥。

  显然他们三个都理所当然地主掌了自己系的指挥任务。而除此之外,化学系的 Dai,以及很多其他院系,只要有学生合唱团员的,都尽可能地在这次“一二·九”合唱比赛中担任了指挥、独唱、或者各声部的重要领军人物。包括我所在的系也是老U指挥,我负责带识谱排练兼男低声部。一时间全体合唱团员纷纷出动,厉兵秣马,大有借这一次比赛为学生合唱团争光添彩之意。

  这其中今年的城环系最为人才济济,为何?除了XiaoHui任指挥外,城环在学生合唱团各声部中都不乏强手,男高Jun是校园十佳歌手第一名,女高R是领唱兼声部长,女低和男低也各有Wang和Tian坐镇,放眼望去,全校各院系再无一个能有这么齐整的强大阵容与之堪比,即便是唱难度最大的四声部合唱,相信也绝不在话下。最后城环系定下的演唱歌曲是《沁园春·雪》(Jun领唱)和改编的合唱《东方之珠》(R领唱)。因此自从这年注重艺术表现的评比规则一出,人员曲目定下,上至担任评委团成员的侯老师,下至其他各系团员,暗地里都觉得城环系今年的第一怕是当仁不让了。

  当然尽管实力上有所差距,其他系也并没有坐而视之。W在法律系准备排练毛主席诗词,《十六字令·山》,意图以气势和难度取胜;Xu则挑选了《黄河大合唱》中的《黄水谣》,准备另辟蹊径,以艺术取胜;Dai则率化学系排练《保卫黄河》和《Beautiful Dreamer》,这其中的《保卫黄河》虽然在群众合唱中经常演唱,但此次为保持原汁原味的三段三声部轮唱形式,其中如同念咒一般的“龙格龙格”,对于一般的学生团体还是有相当难度。

  果然不出任何意外,这几个系都顺利进入了最后的决赛。决赛中Xu身着拖长燕尾礼服出场,手中指挥棒上下翻飞,架势最为煞有介事,然而力学系整体实力逊色一筹,非指挥一人功力所能回天,无奈败下阵来。

  W率领法律系出场气势非凡,上百人的演出队伍,将五层高的台架撑得满满当当。随着W的一声令下,左右开弓,“山、山、山,快马加鞭未下鞍,惊回首,离天三尺三……”主席的名作诗词气势果然非同小可,开场若层峦叠嶂此起彼伏,只见W双手便如六脉神剑、仙人指路,亦令人惊艳。然而令人感到惋惜的是,毕竟团员基本功不扎实,训练不足。开场强势过后,稍有磕绊,阵脚便开始混乱,W再三努力亦收拾不住,至中间时已乱成一锅粥,无奈只好中途叫停,台下一片哄然。待全场安静下来,从头再来,却早已伤了元气,好歹堪堪将整首歌“扇”完,亦退出了冠军的竞争行列。

  城环系则顺风顺水,Jun的领唱《沁园春·雪》真可谓音势浑厚,大气磅礴,“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一出,便赢来满堂喝彩。R在《东方之珠》中的领唱亦是深情动人,只见她身着鹅黄色毛衣,如同冉冉走来的芙蓉仙子,于碧波荡漾中脱颖而出……全场掌声雷动,激情沸腾,果然毫无悬念的,城环系获得了压倒此前所有院系的最高分。

  然而最令人不可思议的一幕发生了,Dai所在的化学系最后出场,两首歌《保卫黄河》和《Beautiful Dreamer》演唱也相当成功,评委现场打分后竟然只比城环系略低。然而由于化学系此前充分研究了比赛的规则,在演出阵容里包含了院长、书记和工会主席,按今年的比赛规则,领导参赛是有额外加分的!!!因此若把这一因素考虑进去,化学系竟然反以微弱优势扳倒了强大的城环系,获得了92年一二·九比赛的最终胜利!

  评委最终宣布比赛结果的时候,在场的观众几乎没有几个愿意支持这个规则导致的结果。化学系的同学在为自己院系的获胜而欢呼叫好,当然,他们理应当为自己的发挥感到骄傲。而也有很多的观众,包括我在内,则感到暗暗不平,将自己由衷的掌声更多地投给了心目中真正的第一,城环系。

  不过好在有一点,不管谁最后拿了第一,都是合唱团自己人。所以尽管担当评委的侯老师一直为城环系抱屈而愤愤不平,大家事后对此亦只是淡然视之,一笑而过。规则就是规则,第一只有一个,既然制订并认可了规则,大家就都有遵守的义务,也都有充分利用的权力。

  其实现在想一想,他们几个作为学生团的指挥,敢于在这样的大场面表现自己,展现自己的风采,就都是好样的。甚至包括参与了各个系排练和演唱骨干的合唱团员们,又有哪一个不是好样的呢?校园艺术合唱的星星之火,就是靠着这样一些活动的渗透,逐渐深入人心,感召着那些热爱生活热爱艺术的年轻人们,为着自己的梦想和渴望不断地努力追寻。


  P.S. 附上90年我系在一二·九唱过的《我们》原唱,纪念一下那个难忘的青春岁月。也许你根本就没有听过那么老的歌呢,听听看,当年曾经感动过我的声音。

  路,是不会永远那么孤寂
  我是方位相同的伴侣
  世界不会总是下着雨
  也会有阳光照耀在心底

  什么样的梦该要清醒
  什么样的梦值得继续
  雨后总要天晴
  黑夜总会过去

  我们 ——曹俊鸿/钮大可/陈复明/梁弘志



  《大学合唱生活散记》汇总

————————————————————————————————————

  本期博客小题目:

  1.毛主席诗词被改编成合唱作品的曾有哪些?

  2.有没有比《十六字令》更短的词牌?

  3.说说你经历过的“一二·九”,听听我们的青年在唱什么?

9 评论:

  1. 奉命顶贴 说...

    这次不是我印象最深的一次,但可能是我最后一次在学校忽悠这事儿:)我记得93年还被拉夫过一次,但是具体细节一点不记得了。

    另外有个细节我记得很深刻。也许就是你说的这次吧,那学生应该是九一级的,新生非常投入,唱完之后估计就是你说的城环系没有得第一(这些我都记不清了,反正就是结果不理想),小姑娘们气得饭都吃不下,在宿舍床上生闷气(我怎么会知道这些?难道我跑到女生宿舍去了,奇怪)。后来不知道怎么回事弄个并列一等奖还是什么的,雀跃地跑来给我报喜。

    我现在做这个合唱团,经常会有当时的这种感动。很多团员们非常感激组织者做的一些努力,有时候会搞得我很累,不想干的话说不出口。

  2. 流水弦歌 说...

    也可能最后是并列找平了吧,我也印象不甚确切了。反正台下当时群起轩昂,还是挺激动的,那么多年只有92年在台下看到的风云变幻印象最深——俺纯属第三只眼看那年的事情。

    至于参加的同学,应该都是大一新生那学期对此印象最深吧,说老实话,不管我正规军还是雇佣军参加了多少年,正经我们系自己的曲目,就只有大一的那次记得清楚。至于哪届谁得了第一,估计只有像你们一样,只有当事人有竞争机会时,才会对那些浮沉的关口有记忆吧。

    俺对12.9的记忆只限于到93年为止,呵呵,也是属于选择性记忆。

  3. 匿名 说...

    突然发现你的这篇文章很应景:我们下个星期角逐有九个合唱团参加的合唱比赛,往我们团转一转鼓舞士气,希望你不会介意。

    《东方之珠》合唱可能出自在下的改变,那时候的我真的不知道什么叫做不好意思,R都会笑我千篇一律的主-下属-降六级音-主的八股结尾。我那时候迷披头士,对和声很是着迷,自己也搞过一个四重唱组唱puff和罗大佑,没有坚持下来。你们几个新生入校的时候搞了个四重唱很对我胃口,果然后来基本都收编到合唱团,也算走上了正道。

  4. 流水弦歌 说...

    好啊,转吧。俺这个还有提升士气功效?真的没想到 :)

    我想起来了,听R说过那四个和弦的结尾,挺好,我很喜欢啊,《唐人街》就是那个结尾啊,我觉得是神来之笔。

    本来我这篇开始还要捎带写《唐人街》和校园原创歌曲比赛的,主题跟现在的不太相符,只好先放下了。俺的后面要从编年体转个人纪传体,哈哈,等写到那个地方的时候再把您拉出来作传,您不反对就成。

    另外很囧地说,那个四重唱是Dai和R他们几个搞的,跟俺可没关系啊,俺从来也没被批准加入过,只好后来自打锣鼓另开张了。

  5. 匿名 说...

    1.29确实是一项大型的赛事,我们那年要有两首。一首是。。忘了,另一首是哪个“轻轻地碰着你的脸,为你把眼泪擦干”还同时有手语表演什么的

    蛋黄儿

  6. Lue 说...

    我所在的学校影响最大的活动也是每年的一二·九大合唱和十佳歌手赛。
    记得大一的时候,第一次参加“一二·九”大合唱,因为有好领唱,凭着《我的祖国》拿了新生组的第一名(新生组只唱一首歌,但全校比赛要求两首),记得是下午3点出的最后结果,班长随即招集所有人六点钟在校门口排挡狂欢,那也是全班在一起玩的最开心的一次。一个月之后,我们还代表大一参加2004年12月9日的全校角逐,另外加练了一首《山丹丹花开红艳艳》,后来获得二等奖,但已经没有先前那么开心了。

  7. Lue 说...

    后来,每年都有参加,但大一的激情却再也找不到了。
    还值得一提的是在大四,大家都忙着找工作或考研,根本没有心思排练。于是,又把《我的祖国》和《山丹丹花开红艳艳》拿出来,全班在一起对了两遍词就上台。结果让人大感意外,又是二等奖(不过是学院级)……当时大家开玩笑:幸好只练了两遍,要是多练几遍,拿了一等奖那就麻烦了!学院规定获得一等奖的班级代表学院参加学校的总决赛……哈哈

  8. 流水弦歌 说...

    哈哈,Lue ,你们还要在学院初选再学校决赛啊,这过程真复杂,好折腾 :)

    我觉得就混选好了,分年级太乱了,而且优势资源也不好搭配和充分利用哦。

    蛋黄儿同学,俺觉得《让世界充满爱,二》这种催眠大平歌恐怕难以在一二九舞台出效果呢。看来你们的手语表演多半是可以吸引眼球了,呵呵 :)

  9. 流水弦歌 说...

    公布一些答案:

    十六字令就是目前已知的最短词牌了。

    毛主席诗词改编的合唱包括田丰和郑律成所作的以下几首。(《为毛泽东诗词谱曲合唱曲选》可找到以下曲目合唱谱)

    沁园春·雪
    渔家傲·反第一次大“围剿”
    忆秦娥·娄山关
    清平乐·六盘山
    七律·人民解放军占领南京
    十六字令三首
    忆秦娥·娄山关
    七律·长征
    念奴娇·昆仑
    清平乐·六盘山

发表评论

用户热评文章 文章两月排行 文章本年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