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载...
随机文章载入中 ... / Loading ...

大学合唱生活散记(7) 第一次圣诞演出

3/17/2009 12:22:00 上午 发帖者 流水弦歌

92年长城饭店

  合唱团每学期总要为一些固定的演出排练曲目,92年的这个年末学期,我们的目标便是去饭店演出圣诞歌曲。

  这几年,圣诞节逐渐在年轻人中间流行起来,圣诞节开Party唱颂歌也渐渐成为一种时尚。大多数圣诞歌都属于舒缓平和的风格,旋律简单,气氛庄严神圣,和声感觉和谐,适于团队各声部之间培养融洽的感觉。歌曲不难,但是曲目很多,于是我们这半学期的几乎每次排练,都几乎离不了主、圣婴、天使天军的歌词。唯一排了一首难度较大的歌曲,是亨德尔清唱剧《弥赛亚》中的著名合唱片段《哈利路亚》,关于这首歌的创作背景,伟大的德语作家茨威格在他的《人类群星闪耀时》其中的《亨德尔的复活》一文中,有这样精彩的描述

  ……

  “这是主的旨意”——这也是从主那里来的话,从主那里来的声音,从主那里来的天意!必须把这话的声音送回到主那里,汹涌的心声必须掀起滔天巨浪向上天的主迎去,赞美他是每一个作曲家的欲望和责任。哦,应该紧紧抓住这句话,让它反复、延伸、扩大、突出、飞翔,充满整个世界,所有的赞美声都要围绕这句话,要使这句歌词象上帝一样伟大。噢,这句歌词是瞬间即逝的,但是通过美和无穷尽的激情将使这句歌词达到永恒的境界。现在你瞧,上面写着:“哈利路亚!哈利路亚!哈利路亚!”这是应该用各种音乐进行无穷反复的一句词,是呀,世间所有的嗓音,清亮的嗓音,低沉的嗓音,男子坚定的嗓音,女人顺从的嗓音,都应当在这里汇合成一个声音。这“哈利路亚”的声音应当在有节奏的合唱中充溢、升高、转换,时而聚合,时而分散。合唱的歌声将顺着乐器的音乐天梯上上下下。歌声将随着小提琴的甜美弓法而悠扬,随着长号啼亮的吹奏而热烈,在管风琴雷鸣般的声音中而咆哮:这声音就是哈利路亚!哈利路亚!哈利路亚!——从这个词,从这个感恩词中创造出一种赞美歌,这赞美歌将轰轰隆隆从尘世滚滚向上,升回到万物的创始主那里!
  亨德尔激情满怀,泪水使他的眼睛变模糊了。但是还有几页歌词要读,那是清唱剧的第三部分。然而在这“哈利路亚,哈利路亚”之后他再也读不下去了。这几个用元音歌唱的赞美声已充满他的心胸,在弥漫,在扩大,就象滚滚火焰喷流而出,使人感到灼痛。啊!这声音在攒动,在拥挤,它要从他心里进发出来,向上飞升,回到天空。亨德尔赶紧拿起笔,记下乐谱,他以神奇的快速写下一个个的音符。他无法停住,就象一艘被暴风雨鼓起了风帆的船,一往直前。四周是万籁俱静的黑夜。黑魆魆的潮湿的夜空静静地笼罩着这座大城市。但是在他的心中却是一片光明,在他的房间里所有的音乐声都在齐鸣,只是听不见罢了。

  …………

  这首歌后来一直成为我团的保留曲目,后来几年内几乎所有的演唱会上都曾经演唱过。事隔十几年后,有一次新年晚上,当我们几个在京的老团员聚会的时候,虽然只是勉强才能聚齐声部,但有几首每个人必定是抓起谱子就能唱的,这其中就一定包括这首《哈利路亚》。

  我印象最为深刻的是中间那段 King of Kings, Lord of Lords (万王之王,众主之主),由女高音领唱,其他声部衬托着行进般的 Forever and ever,将女高音的声音逐渐托举到天庭最高的尽头。这时候我逐渐养成了站在四个声部中心结合的那个位置的习惯,在演唱过程中能够将四个声部的声音听得清清楚楚。于是排练时每回唱到这里,都总是为女高音的同学捏一把汗,担心今天状态是不是不够好,最高音的天籁之声挥洒不上去,不过幸好这时我们的女高音阵容已足够强大,在90级的基础上,又有91级的Rui和特招的领唱Xia加盟,欣赏女高音这一段的不凡表现成为我每次排练《哈利路亚》的乐趣之一。

  这首歌也是难得的男低声部旋律性很强的曲目,写到这里不仅要替我们男低叫一声屈,因为太多的和唱曲目,男低都是处在整个和声进行的下方起烘托作用,但是很少有表现自己声音旋律特色的机会。而《哈里路亚》中间则有两句男低声部处于前方独自吟唱的歌段,这也成了男低最卖力的地方。每次唱到结尾的时候,吴老师的指挥手势总是最大范围地向前伸展、然后回收聚拢,男声的气宇轩昂与女声的柔美清亮,如此起彼伏的河流汇聚向大海,高声部随着高举的手势不断拔高、膨胀、上升,而另一只同时下点的手势则指示低声部的座基铺散向下绵延舒展开来,于是那声墙便恍如一座宏伟庄严的立体哥特式教堂建筑,在歌声中拔地而起,最后的一句“哈里路亚”便好似能够贯穿天庭、将那句神圣的赞美传达到世间的每个角落,每个心灵……

  外联的同学成功地联系到了长城饭店和新大都饭店的圣诞期间演出,Lei负责我们这几天的指挥。女同学们第一次穿起了团里自己订做的演出服,黑色长裙配一件洁白的轻衫上衣,宽大的衣领,红色的蝴蝶结,一个个都是那样的轻柔灵巧,略施粉黛之后更显水灵灵的活泼与朝气。从12.20起,我们便开始在长城饭店演出圣诞歌曲,每天车接车送往返于学校和饭店之间。

  演出之前我们还有机会在饭店里到处去转,那时候五星饭店还不是普通人随随便便就能进的地方,所以我们见到很多华丽的装潢摆设都很好奇。饭店里还有不少其他的乐手演奏,第一天化妆后的演出之前,我便有幸去凑听了一段很吸引人的吉他独奏。

  这种非正式舞台性质的演出对于我们还是我们头一次,第一天面对眼前正在就餐的客人,还不免有些紧张,声音也没有放开。等到慢慢适应了、熟悉了,第二三天就越发轻松自如起来,饭店里的外国客人也很给情绪,经常和我们一起唱,一起鼓掌,气氛很是热烈,有几个记者特意给我们照了相,有一张照片还上了《北京日报》呢。

92年长城饭店《北京日报》剪报

  圣诞前夜这天,演唱地点换到了新大都饭店,这‘新大都’便远不如‘长城’,且不说饭店内的设施级别不够高,招待人员也不象“长城”那么热情,而且让我们演唱的时间延长了不少,最要命的是那里的客人以国人居多,对我们的演唱几乎总是无动于衷,气氛总是不能欢快起来。倒是中间偶尔会有几个老外经过,驻足停一会儿,听几首便鼓鼓掌走开了。好在有一个老教授,从中间就开始听,一直到最后还上来帮我们指挥了《铃儿响叮当》,这才有了个较圆满的结尾。

  可是今天是Christmas Eve嘛,玩得不尽兴怎么成?我提议,大家去西什库教堂去看做弥撒,立刻便得到了不少人的赞成,于是呼啦一下子便带走了二十多个人,坐上103路电车,直奔西四。

  下了车,往教堂方向走,边走边唱《Silent Night》,哇,真有那么一种神圣感,引得周围人一个劲儿小声议论,没准以为是唱诗班来了。一直唱到大门口,却听见看门老头大吼一声,“不许喧哗!”——得,敢情连唱颂歌也不允许,算了吧,好在连验明身份也没用就直接进去了,事先想好的约翰保罗乔治等等的教名全白费了。

  进得教堂,真是人山人海,我估计其中或许也有不少像我们这样凑热闹的,否则哪儿会有那么多虔诚的天主教徒呢?耳中听着“圣父圣子圣灵”的祷告,见缝就钻,好容易挤到最前面喽了一小眼,这场大弥撒又结束了。随着人流涌出被挤了出来,正好碰上R,便和她到旁边看天主教节日介绍和耶稣圣像,品头论足一番,她给我讲起最近刚看的《耶稣最后的诱惑》,边聊边向外走,找到大伙儿。我说真不过瘾,还想继续唱,真想就在这教堂外面唱圣歌,唱个通宵——嘿,Christmas Eve 嘛,多给情绪!可是W说,咱们男同学呆在这里没关系,可难道让这么多女士也留在这儿守夜不成?一想,确实他说得也有道理,看看表,也已十点多了,再晚一会儿332就没车了,那就回去吧。

  103上车后有人担心赶不上末班车,想直接回家。我劝阻道,没事儿肯定能赶上,再说就算赶不上,从动物园回去那才多远哪,走都能走回去了,还这么多人陪着,担心什么呢?上车所有人都大大方方地不买票,售票员也不管我们,真是乐得自在。到动物园刚下车过马路,就见一辆332从背后驶来,在前方站前停下,“末班车,区间啊,到黄庄的区间!”大伙儿也顾不上那许多,一拥而上,离学校能近一点是一点嘛!

  初上车时,天色仍是灰蒙蒙,隐隐有些凉意。车上谈得兴起,谁也没有顾得往外看。及至车到黄庄,踏出车门——天哪!迎面一片片晶莹飞舞的雪花随风扑来,“哇,好一个 White Christmas 啊!”。地上薄薄地积起一层绒妆,漫天雪花簌簌而下,凉飕飕的。宽阔的大路上没有几个人,在这银白的装裹下显得格外神圣庄重。

  “没得说,咱们走回去吧。”不知是谁这样提议道。大家的兴致依旧很高,应声附和,随即十几个人的身影,便漫步在这美丽的冰雪世界里。此时此景,心头不禁涌起Silent Night那熟悉动人的旋律,想象着哈利路亚的神圣,诵唱着半个月亮爬上来的美景……脚下的路虽然漫长,但心儿始终是轻松的、脱俗的,多么美妙的 Christmas Eve!

  冷风吹不散胸中的青春火焰
  冰雪也羡慕我们的纯洁目光
  年轻的歌声告诉这个世界
  我们来了,We are the world!

  挡不住的笑声是岁月的欢乐
  自在的歌声是无忧无虑的主张
  尽情挥洒自己的笑容
  无怨无悔,We are the children!

  在欢笑声中一一作别,带着趁热吃下热煎饼的一片温馨,把最后一个人送进楼门。听到 R 那天说,这是她有生以来过得最开心的一次圣诞,我也深有同感。好久都没有这样尽兴地乐一乐,以及有这样好的气氛了,于是心里许个愿,期待今晚美丽的夜色保佑每个人都做一个好梦。


  视频:《哈利路亚》及合唱谱(团员应该都能视谱跟唱吧?)



  《大学合唱生活散记》汇总

————————————————————————————————————

  本期博客小题目:

  1.《哈利路亚》是否是《弥赛亚》的结束曲?

  2. 茨威格曾写过这样一个形象的心理反射,“我把()连同()都反射到我的脑子里,单凭符号也能把整个()的变化再现在眼前,就像一个训练有素的音乐家,只要看一眼总谱,就足以使他听见各个声部的声音以及它们的和声。 ”,请猜猜这是在写什么?

  3. 西什库教堂是北京天主教堂人称“东西南北”四大堂中的哪座堂?

4 评论:

  1. jinse 说...

    照片上怎么只有女生啊。。。
    这老照片有点意思啊,竟然还有收藏。。。

  2. 流水弦歌 说...

    那是女生团员们的私藏啊,奇怪的是那次竟然没有一张集体合影,女同学们大概只顾炫耀新服装,有点偏心了吧 :)

    我应该出一道较难的题,请辨别第二张剪报上两位男生是谁?右边一个好猜,左边一个看起来有点难度。

  3. Rui 说...

    W又跳出来说:长城那场是他挥的。新大都是YL。

  4. 流水弦歌 说...

    W 同学能不能在俺写之前就提供素材,嗯?不过这个照片12.20 可是 YL啊,W 是不是挥了第二天的,在长城有好几天呢。

    这事情暂交由元老院审议仲裁。

发表评论

用户热评文章 文章两月排行 文章本年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