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载...
随机文章载入中 ... / Loading ...

大学合唱生活散记(4) 春来临

3/04/2009 10:30:00 下午 发帖者 流水弦歌

          春  来  临

  参加《理想之歌》比赛的曲目最终敲定:海顿《四季》中的《春来临》与古曲《阳关三叠》,难度都很大,需要反复加排。

  海顿《春来临》表现人们在苦寒的冬天之后对即将来临的春天的热情欢呼与赞叹,全曲第一部分以轮唱形式欢呼着春天的来临,各声部相互应和,此起彼伏,达到欢乐的高潮;然而严寒并没有最终消退,第二部分中男女声建筑般的和声表现了风暴最后的咆哮;最终阳光战胜了严寒,春光弥漫着大地,全曲又回到开始的欢乐场面。

  仅仅首尾部分的轮唱,我们就不知排了多少礼拜,从那时我们才知道在合唱团里,如果眼睛只顾着看谱,就算唱得再如数字般精确,也是完全没有用的。合唱需要的是敏锐的听力,在纷繁复杂的和声流动中辨寻自己的位置,以及将绝对的注意力,集中于指挥的手上,注意指挥手尖上每一点微小的起伏强弱手势,那里才是曲子生命力的灵魂。要用“心”去唱,用“心”去体会,用“心”去呼吸,use your mind,full of your heart,sensing and feeling. 在这首歌里,我们就像四条快乐的小溪,小溪如何汇成大河,如何流入大海,则需要四个声部完美默契的和谐。也许我们一辈子也无法达到那种完美的境界,但是在吴老师的引导下,在流动的和声里,我逐渐感到自己接近了那种境界,不分彼此的融合,not only in sound, but also in mind.

  第二部分中间的转调部分就更是难上加难,对于唱不太准临时升降号的我们,只要用简谱唱名临时换调,有的声部甚至中途要转换两三次,最终都是依靠反复吟唱,强记背熟相对音高,直到脱口而出不假思索为止。

  好容易一首《春来临》才成了形。由于大家排练磨合的次数非常多,音准旋律抠得非常细致,我们对它的熟悉程度甚至到了对其他声部的旋律也耳熟能详的地步,这在当时乃至后来也几乎是绝无仅有。

  另一曲《阳关三叠》也是需要细细领会韵味的作品,起先我们唱得平平淡淡,毫无送别情绪跌宕起伏之意,经吴老师讲解那三叠叹呼之后每一层的情绪韵味后,才见改观。

  那也是第一次我注意到R的领唱,我还记得那时为了整个团四声部的配合,尤其是当我们有一处难关的转调几乎无人唱准的时候,R不知道要重复领唱多少遍,“载~驰~骃,载~驰~骃,何日言旋轩辚,能酌~几多巡。千巡有尽,寸衷难泯,无穷~的伤~~感。”然后在“无穷”那里,我们小心地进入一段异常古怪的旋律,然而每次都唱得千奇百怪,害得R又要从头再来一遍。五月里、办公楼礼堂,台下空无一人,一遍又一遍听R婉转清亮的声音吟唱那段后来再也没机会听到的领唱(正式演出时改教工团的一位老师领唱了),当时的景象如今回想起来依旧是声声在耳,历历在目。

  比赛的那天,北京骄阳似火,正赶上连续几天的火炉天气。我们哪怕只在台上多站一会儿,就热得满头大汗。中午在音乐学院走台的时候,由于紧张的缘故,完全失去了平日里排练的感觉,全体嗓音苍白,喉头发紧,站在音乐厅的台上更是觉得连掉一根绣花针也听得清清楚楚,可就是偏偏听不见自己的声音——那是我们第一次在北京音乐厅演出,以往从来没有过在这里演出的经验,站在台上只觉得空荡荡的,听不见自己的回声,也不知道该用多大的力度合适。殊不知音乐厅内部的结构就是如此特点,演唱者的声音传到高处混合,混合反射到观众席,于是观众那里的声音效果非常好。反倒是我们初次登台,在室内排练久了,不习惯这种听不见回声的方式,反而有些不知所措了。

  《春来临》中间有一段女声唱跑了调,急得W在台上指挥时直使眼色,好在男声及时纠正了错误,在钢琴伴奏中小心找到了自己该唱的高度,这才没有出更大的乱子。《阳关三叠》还算唱得不错,基本发挥了平时排练的七八成水平,最后宣布名次的时候大家都捏了一把汗,当终于听到宣布第四名的时候还没念我们名字的时候,可以肯定我们是进入前三的一等奖了,这颗悬着的心才渐渐平静下来。最终我们排在清华和北工大之后,获得了那次比赛的一等奖第三名。

  演出结束后,在音乐厅门口,全团集体照了一张可以说是有史以来第一张全家福的合影,再加上演出过程还拍了一张角度不错的,期末联欢的时候这两张照片洗出来发到了当时的每个团员的手里。(历史珍贵照片人手一份哦,谁给弄丢了可太说不过去了 :) )

  要说团史,这大概就算是若干个第一次集在这同一天,1992.5.31,第一次比赛,第一次获奖,第一次全家福照片。(别忙,发生在那一天和第一次的故事还没有讲完,还有继续的事情会写在下一篇——《图书馆草坪》里,感谢您继续的关注。)

  P.S. 另附一篇去年听琴歌《阳关三叠》后写的博文,里面也有一段后来合唱团演唱《阳关三叠》的视频。




  《大学合唱生活散记》汇总

2 评论:

  1. Rui 说...

    转告W的补充:演出时的领唱是教工团的一位老师。补充完毕。

  2. 流水弦歌 说...

    啊?我怎么老印象是侯自己的领唱?

    Yah,我知道是谁了,是W旁边的么?不过我还有另一张照片可供验证……

发表评论

用户热评文章 文章两月排行 文章本年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