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载...
随机文章载入中 ... / Loading ...

【童话】月的另一面(中)

8/27/2009 06:30:00 上午 发帖者 流水弦歌

(五)

  “追月?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当云把自己的想法告诉风儿,风的头摇晃得像个拨浪鼓。

  “你别异想天开,就算我再使劲吹,你也很难追上她的脚步。她在天上飞翔多么惬意啊,而我们就不同了。我会气喘吁吁,而你会大汗淋漓,不要忘了你自己是云,如果你一时出汗太多,又得不到湿润的水分补充,那你会干涸死掉的。”

  “稍微试一次行不行?”云连忙求恳着,“我们顺着河道低飞,奔向海洋。我们一直沿着有水的地方飞,不要绕得太远,只要能看见她就行。累了就随时补充点水分,你看这样可好?”

  “你追不上的,别说我没有提醒你。”风叹了一口气,知道自己说不服这个莽撞的家伙——喜欢上什么人不好,偏偏是那个看得见够不着的月亮。唉,你不知道这世上有多少喜欢过她的人,最后都把自己整成了疯傻痴呆呢。那月亮有啥魔力?风抬起头,看看那银白色的月亮,心想,真邪了,不就是个亮一点的玉盘么,也不知道你们都看上她哪儿了。

(六)

  当风真正吹起来,让云以从未体验过的速度追月的时候,他才感到风说得是真的,这趟旅途实在是件辛苦事。

  她好像毫不费力地,在天空缓慢穿行而过,而无论风怎样努力,自己再怎么心急火燎,就算拼了老命刚追近了些,只要稍一松懈,转眼就又被她甩在身后。云无论怎样打手势、大声呼喊,她好像也根本听不见。再加上时不时地必须要停下来缓口气补充水分,过一会儿就被她拉得越来越远,眼见得她在天边的身影越来越低,就要落到地平线之下,云一时着急起来,催促着风:

  “你把我托高些吧,我要站得更高一些,这样才能看到她。”

  “傻小子你不要命啦?到了高空你会被冻僵的。”

  “我不怕,受不了的时候我会告诉你,你吹高一点吧,你看,她马上就要落下去了。”云指着旷野远处地平线上的那棵大树,只见那月亮斜斜地倚靠在树畔,半个身子已经沉入地下,好似走累了,要停下来休息一会儿。

  “真没见过你这样又笨、又傻的家伙——”风不满地嘀咕着,努力把云托举高了些。

  “嗯,能看到她了,在树梢上。”不过云只兴奋了几秒钟,又垂头丧气起来,“不行啊,她又掉下去了。还要高些,再站高些。”

  风在下面直鼓得腮帮子都酸起来,托举毕竟不比平吹,竟是半口气也松懈不得。

  云又勉力站高了些,踮起脚往她那边眺望,仿佛只要还有更高处,她就能落不下去似的。

  然而周围的冷风益发裹卷过来,冰寒彻骨。

  他打了一个寒噤,觉得周身的血液简直都快凝固起来,他知道自己不能再站高了,否则就会像风说得那样,凝成水滴、冰粒,直到再也支撑不住自己的体重,掉落到地上。

  然而那月亮仍然好似无知无觉地沉了下去,他觉得自己的心也跟着沉了下去——追不上了,无月的浩瀚天空,漫无目标,找不到何处才是她的方向。他心情沮丧,感到自己的表情也开始变得沉重,一滴眼泪从眶角凝结出来,那种流淌奔泻越来越无法抑制住,简直整个身躯都要被那弥散的感觉化开……

  还好风将他及时拉扯回了低空,他愣了好半天,才恢复了清醒的意识。

(七)

  “休息好了么?还要继续追么?或是,回去等她?”风在旁边奚落着,云却不好说什么,自己渺小如蚁,自不量力,他在心里承认。

  “她知道我已经尽力了,对不?”他宽慰着自己,“你看她那好似眉眼般的笑脸始终鼓励着我呢。”

  “唉,你真是傻到家了。幻觉,那绝对是你的想象和幻觉。”风撇撇嘴,不屑地说道,“她从来都是这面冲着我们,谁也没见过她的另一面是什么样。她在所有人眼中都一样,你怎么能认为她就是在鼓励你呢?她什么都看不见,什么也听不见,什么都不知道!她离你这么远,你在她眼里看起来,就只有这么一点大……”他用小指尖比划着,“她怎么可能看清你!我看你就是被蛊惑了,中邪了,还是我带你回去吧,你那些兄弟姐妹找不到你,不知道有多着急呢。”

  “不是的,她就是冲我笑的。”云坚持着,不然,那笑脸为何和池塘边见到的她一模一样呢?

  正在这时,地平线那头,一连束褐赤色的火球发出耀眼的光芒,接连划过天空,呼啸着飞了过来,前面那个最大,来势也最凶猛,空气仿佛都要被它烧焦了,发出滋滋的响声。云和风一低头,那火球正擦着头皮飞过去,差点被它兜心击中。只见它划出一道长长的抛物线,冒着白烟和焰火直坠入大海,一团白雾直天冲起,顿时巨浪翻卷汹涌,如倚天长剑,劈心杀出一道深深的裂缝。

  好险!云庆幸着,若是被撞上,岂不是立刻成了粉身碎骨?只见那后续的一连串火球也呼啸着接踵而至,那道海面上顿时就如炸开了锅一样,大泡接着小泡,永无休止地翻卷沸腾。

(八)

  乖乖,好多年了,都没见过这般阵仗!风一把将云拉得远远的,虽然离远了,还是能感受到那股热烘烘的气浪和海面上弥漫着的焦臭味。

  这是什么?流星么?云只在偶尔夏天晚上休憩时,见到天边划出过这样的痕迹,不过也不似刚才这般猛烈。

  这不是普通的流星,应该是——彗星,或者小行星!慑于刚才的威势,风还是心有余悸,“听我祖爷爷的祖爷爷说,几十万年前,就有过这么一次:大地崩裂,地动山摇,森林尽毁,弥漫扬起的尘土覆盖了整个天空,几年都不曾散去,地球上几乎一大半的生命,不管是植物还是动物,都在那场灾难中灭绝了。今天还算运气,落到海洋里了,不过你看那海啸,威力也够惊人。”他指着那汹涌翻滚的巨浪,几十米高的浪头正在以摧枯拉朽之势挺进,转眼吞噬了大片的陆地。

  云想,等今天晚上回去见到月,一定要跟她好好形容一下刚才的惊险。

  回去的路途又是遥遥而又辛苦,好容易等风将他送回了那片森林旁边,他自己寻到了那片池塘,早已是又困又乏,爬上树梢本想稍事休息,谁想这一睡竟过了半夜,等他睁开眼醒来的时候,早过了与月约好的时候。

  云望望四下里树杈的影子,知月亮已经西斜,还奇怪她为何不来唤醒他,正诧异间,恍惚觉得今晚的月光有些异样,感觉暗淡昏黄了许多,再抬起头仔细观瞧,才惊异地发现,不知为何,那月面上竟然有一个偌大的伤口,就像一个毛茸茸的巨大黑洞,暗黑色不规则的锯齿边缘撕扯开来,就像在皎洁的玉盘上划出了一道道深浅不一的裂痕,看上去是如此狰狞丑陋,令人不忍目睹。

  他心里又是难过又是怜惜,盯了一会儿,直到眼睛发酸。却发现更令人奇怪的事,那月面竟然在不停地慢慢旋转,过一会儿,往日那个熟悉的笑脸就出现了,可还没等他来得及欣慰一会儿,那个令人烦恶的丑陋伤口又随之而来,如此周而复始,令他的心情也起起落落。

  他想着风说过的——她从来都是一面冲着我们,谁也没见过她的另一面是什么样。那么,到底哪一面才是她的真实模样呢,究竟是那个美丽可爱的天使,还是那个丑陋可怕的魔鬼呢?或者说,两者的混合体才是她的真相?

(未完待续)

4 评论:

  1. pingshaluoyan 说...

    彩云追月啊~~~~

    正在看《神曲》天堂篇,但丁对于月球表面有明暗这一现象有很。。。“形而上学”的解释

  2. 流水弦歌 说...

    彩云追月,嗯,你说对了,就是这个意思。

    你说的是圆缺还是说明暗?哪章节啊,我回头也找找看。

  3. 秘密崇拜者 说...

    我喜欢月亮故事为当我还是一个孩子...

  4. 流水弦歌 说...

    哦,这个好像不完全是给小孩子看的。
    俺不太会写专门给小孩看的那种童话呢,那需要保持一颗大大的童心才可以哦 :)

发表评论

用户热评文章 文章两月排行 文章本年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