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载...
随机文章载入中 ... / Loading ...

【童话】月的另一面(下)

8/27/2009 10:36:00 下午 发帖者 流水弦歌

(九)

  云每天都准时恪守着月亮该出现的时候,在池塘边守候,只见月亮在天空来了又去,去了又来,却从未见到她化作仙女出现。满月变为下弦钩,中间几日湮没在太阳的光辉中,又重新生出上弦亮光,重新回复到满月。阴晴圆缺,时间在守望中流逝,不知不觉间,一个月就这样过去了,月亮还是那样缓慢地转个不停,她那另一面的伤口,也丝毫未见好转的迹象。

  每当月至天顶,离大地最近的时候,云都会努力抬头仰望着天空,在心底深情地呼唤着月的名字。他知道用力喊是没用的,遥远的太空里没有空气,声音无法传送,她根本听不见;再怎么招手,用力挥舞,距离她太远了,只怕她也看不见。除非她能够化作仙女飘然下凡,否则自己就只能这样遥遥地望着,想象着她此刻一定也在低头俯瞰着大地,遍寻那片最不起眼的白色云朵——是我么,她想要寻找的可会是我么?

  可是,你为什么不再来了呢?你可知道我每日苦守在这里等候,思念漫过了所有的情绪,只为等你如约地出现。你说你会每天固定的时间来这里,虽然只是一小会儿,你答应过我呵,你说话怎能不算数?月静默不语,仿佛她难以名状的静谧忧伤——她跟我的眼神正在对望么?或者是心弦跳动的频率此刻恰好一样?云望着天空中的月,忽然感到一阵凄凉无助,她知道自己在等她么?或许她早已忘记了这个只有自己和她才知道的秘密角落,忘记了她曾带给自己的欢乐?难道自己还要傻傻的这样一直等下去么?这样的苦苦等候,何时才会是个尽头?

(十)

  池边的树看云被思念和无奈折磨得形销骨立,好心告诉他:那池塘原是有魔法的,你不妨去向它祈祷,它会听你的祷告。

  云停靠在湖面上,闭目祈祷,只见那水面上叽里咕噜地冒起了水泡,云俯下身,凝神倾听那水泡里魔力的声音:

  “月是受魔法感应召唤而来的……可是现在感觉不到她,她的感应场非常虚弱,稍纵即逝,捕捉不到……她大概伤得很严重,神力都失去了……”

  “她能好么?”听说她伤重不能来,云就像一把尖刀戳在心头那样的难受。

  “这个说不好。”池塘告诉云,这个世界上最睿智、最富有同情心的神灵就是太阳,每年唯有一天,当太阳光线能够直射这面池塘的时候,他就会幻化成人形。“你要去问太阳,他高高在上,纵览整个世界。他无所不知,无所不晓,他一定知道月到底是怎么了,什么时候才会好起来。”

  “还要多久才到那一天?”云迫不及待,他实在有点熬不住这样不知答案的等待了。

  “快了,你看,等那根竖杆的影子完全看不见的那天,就该是他来的时候了。”池塘指给云看那竖杆的根部,果然那影子只剩下了短短的最后一节。

(十一)

  太阳神出现的时候,周身上下金光万丈,令云几乎无法直视。他用手遮挡着耀眼的强光,请慈悲的太阳神告诉他,月到底情形是怎样了。

  “月,那可怜的孩子,她被小行星击中了。”太阳神重重叹了一口气,“你见到那撞向地面的陨石,只不过是她受到猛烈击打之后碎裂出来的一小块而已。她当时在太空轨道上,突如其来的打击,比你想象得要严重得多,巨大的侧向撞击破坏了她和地球之间上亿年下来形成的默契,感应场几乎全被摧毁了,没有了聚积感应,她再也无法施展出神力,也不能来到这里了。”

  “现在你看到的,就是她在那里孤零零地旋转,自我疗伤。她正在试图重新接上地气,让旋转越来越慢,与地球之间的感应场重新同步建立起来,和她的脚步保持一致。等她能够始终保持一面朝向地球的时候,她的神力就会完全恢复了。可那需要很长时间,以我的推算,照这样的情形——”太阳神沉吟了一下,“起码需要上万年的时间。”

  “上万年?怎么会那么久!”云大叫起来,上万年之后,哪里还有自己?!就算月那时恢复了神力,重新来到此处,物是人非,又怎会不痛苦呢?

  “你这傻孩子,上万年在这个茫茫宇宙演化过程里面,只不过是弹指一挥间而已。”太阳神轻轻地拂去金甲上的尘埃,让那光芒无处不在,“月早已经历了几十亿年的修行,这一点小磨难对她不过是修炼道路中平常不过的艰难罢了,你不用替她担心,她自己会慢慢好起来。”

  “可是,尊敬的大神。”池塘在一旁看在眼里,插话了,“我想云的意思是,他自己恐怕等不及看到月归来了。”

  “唔,的确如此……”太阳神沉吟着,“朝云暮雨,我恐怕帮不了你什么忙,我的孩子,你的生命注定是有限的。”

(十二)

  我能做什么呢?云每日里望着依然在转个不停的月亮,天使与魔鬼轮流交替的她,他想去用自己的力量帮她停下来,可是他的力量太渺小了,起不到任何作用。

  没有人能够帮上忙,自己不行,风不行,树不行,拥有法力的池塘不行,就连最具神通的太阳神,都无能为力。眼看着她只能孤零零地疗伤,一切都只能靠她自己。

  更何况,就算有一天她好了,自己恐怕也早已不复存在了,一想到渺无希望的未来,他就忧伤到难以自持。

  他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他只有每日守候在这里,看着她出现、消失。他尝试让自己飞高,将自己的身体摆成各种形状,天马、飞鸟、鱼、蝴蝶、手掌、心形……,每当她来临的时候,她的光芒就可以将他的身影投向大地,投向那片她能看见的广阔穹幕上。

  他希望她每次转过来的时候都能够看见,用自己的存在给她一丝鼓励的勇气,或许能够减少她一丁点的痛苦。

  可渐渐地,他还是老了,身体越发沉重,再也没有了飘游的力气。他的一生都耗在了这片神秘的池塘边,伙伴们嘲笑他不值,只为天上一个柔月的幻影,就甘愿舍弃了到处游荡的机会,到头来你得到了什么呢?

  他不曾后悔,他觉得自己每日的守望,以及与她的遥相呼应,便是生命的意义所在。

  他只遗憾自己不能活得更久一些,能够亲眼看见那个薄翼轻纱的金发仙女,重新出现在池塘边的一刻。

  想着想着,他的眼角滑落了一滴泪水。然而他是幸福的,因为他始终都在想她,想象中那个最好的她,比现实中的月亮,要完美一千倍、一万倍。

  到他最后老得再也无法走动的时候,他让风全力将他吹向河流上空,高高的,不停向上。

  直到全部的他化作漫天飞雨,落将下来,河流将他不羁的灵魂接纳。

  他知道那些河最终都会汇入大海,他听人说月亮有一种神奇的力量,能够每天掀起海面上的潮汐,永无休止地奔腾起落。他也听说月亮就是依靠这种力量与地球相互感应的,接地之气息,摩挲契合,经历上百万年,才终于能够达成那曾经完美合拍的舞步。

  听说,一切都只是听说而已。如今,他渴望自己能够永远地融入那大海翻涌不绝的浪潮中,即便他不复存在,再也感觉不到,但还能够牵着她的呼吸,翩翩起舞。

  多一份自己的力量,也许她便能够早一天好起来。

  他闭上眼睛,感到周身刺骨冰冷的感觉袭来之前,这样想……


(尾声)

  几千年后的一个夜晚,月亮恢复了往日的皎洁和宁静,笑靥如花的那面始终迎向大地,仿佛这一切喧嚣从不曾发生过。

  在那片古老森林的深处,神奇魔力的池塘前,薄翼轻纱的金发仙女,手捧着一掬湖水,脸上挂满了泪痕。

  池塘告诉她那里面有云的一滴泪,云托池塘将泪水保存了下来,等仙女下凡的时候亲手交给她。

  因那些泪水,池塘的水不再是无味的,而是混了一丝淡淡的咸涩滋味在里面。

  湖畔也因此生出了一种蜿蜒伸展的高大树木,叶子呈羽毛状,有点像含羞草。金黄色的花朵,淡绿色的花萼,此刻正是绚烂花开的季节,远望朦胧似云雾缭绕,近看球形小花又香圆如月,有人叫它合欢,而它真正的名字,唤做相思树。

  月轻轻抚摸着那花叶的形状,良久。临走的时候她说,我想把这湖水和树种带回去。

  我那里的千万个“海”已干涸枯死了很久,只有早已风干了的传说中“桂花树”。

  云,我要用这一掬湖水将那片深深的伤口灌成“情海”,在“情海”的周围,我要播洒这些树种,让那里长满铺天遮地的“相思树”。

  你放心,这会是一个秘密,因为我已与你完美合拍,永远不会有人能够看到,月的另一面。

2 评论:

  1. 秘密崇拜者 说...

    just passed your lovely site here to wish you for a great weekend, keep smiling and all the best...:thumbsup:|

  2. 流水弦歌 说...

    Thanks. 您说的那个尼斯博客是什么呀?我在你的 Profile 里面没有找到呢。如果你有意交换链接,请把地址告诉我,谢谢。

发表评论

用户热评文章 文章两月排行 文章本年排行